投稿

文学

雨季江城

作者:李婷婷  编辑:陈杰  来源:新闻中心   发布时间:2017/12/18

江城是个喜欢下雨的城市,又遇雨季,风起,雨落;风停,雨歇,不见江面道道涟漪。雨后的江城,只是一座城市……雨是轻柔的,丝丝缕缕的清凉像在脸上一拂而过的三月柳,忽然想起李白在黄鹤楼,看着浩瀚无边的长江上那帆印有故人身影的船慢慢荡远,挥手辞别。那天,有着三月特有的明媚温柔,柳絮如烟,微风醺人,念及故人启程前往烟花之地———扬州,李白宽袖潇洒一挥,捏起桌上的青釉酒壶,仰头一饮,爽朗大笑,道不尽无限风流飘逸。

一江春水,浩浩荡荡地流向远远的水天交接之处。江水长,离思本无涯,而江城水的浩荡奔放却又使得这悠渺情思深而不滞,意永而不悲,辞美而不浮,韵远而不虚。我学着李白的豪放不羁,肆意灌了一大口酒,望着眼前奔流了上千年的长河,忍着快要呛出的眼泪,笑了。江岸吹来的风让我醺醺然,雨丝被我呼出的酒气晕化成一缕烟,散尽在风里,眼前的长河沉淀着中华千年历史的厚重底蕴,缓缓地淌着,淌过我的指间,也淌过我的心头。

雨势不大,仍是不急不缓地从天上飘落又融入大地江河,在与江水交融后,江面便渐渐拢起一团水雾。在烟雨蒙蒙中,望那有着“天下江山第一楼”之称的黄鹤楼耸立在武昌蛇山之巅,仿若仙宫殿宇,轻纱似的烟雾添了一分神秘,两分忧愁,那乘鹤登仙的仙人早已离去,独留这空楼历经千载悠悠。

也许是为了追寻记忆里黄鹤仙人的身影,也或许是为了赏那“江山入画,三楚一楼”的美景,我朝着山巅走去。不知雨滴落在琉璃瓦上的足音,会像珠玉落盘那般悦耳吗?

刚踏入黄鹤楼,我耳边就隐约响起了一阵婉转悠扬的笛声,笛声呜呜,藏不住辛酸凄凉,在这温暖的五月里落地成梅,裹挟着一股寒意。我蹙眉低叹:“黄鹤楼中吹玉笛,江城五月落梅花”,原来在惆怅诗意下登黄鹤楼也会让人莫名心疼,心疼写诗人,也心疼这座困住诗人的城。甩甩头,不让多出的怅惘滞留,我继续往前走着。

檐角高翘,轻巧飞扬,气势恢宏,金碧辉煌。呵,刚柔并济的黄鹤楼在岁月的熏染下更加古朴雄浑,我登上顶层,凭栏远眺,极目楚天舒,不尽长江滚滚来,三镇风光尽收眼底,甚是雄伟壮观。“对江楼阁参天立,全楚山河缩地来”我抚上这副楹联,感慨:冲决巴山群峰,接纳潇湘云水,汹涌奔腾的长江呼啸而来,在三楚腹地与汉水交汇。龟蛇两山兀然而立,夹江相峙,山川灵气吐纳,大江气象动荡,黄鹤楼便是如此应运而生吧。可惜那仙人为何就乘坐黄鹤一去不复返了呢?

起风了,朦胧的雾被吹散开来,原是半遮半掩的江此刻完全显现,江面平缓处甚至被风吹皱一角,一圈圈波光潋滟。“野旷天低树,江清月近人”,若是此时有月,那该是怎样的一番美景?月色如霜,江天一色,看不见微小的尘埃,夜幕上没有满天星河,只有一轮皎洁的孤月高悬,周围散着一两颗微星。这时候赏月若是能有一壶美酒相伴,滋味妙极,念“素月分辉,明河共影,表里俱澄澈。悠然心会,妙处难与君说”,喜“把酒长歌邀月饮,明月正堪为友。月向人圆,月和人醉,月是承平旧”,盼“芳尊美酒,年年岁岁,月满高楼”……酒不醉人,倒是这迷人的月色让我迷醉忘归。江城的月美得令人如痴如醉,冥冥中这撩人的月色衍生出一段情缘,将我和这江城紧紧相连,是夜,唯美酒与明月不可辜负。

不觉间,雨落停了,天地都安静下来,晚风愈发放轻步调,怕惊扰了隐入这静谧夜色中的江城,一切都是温柔安详的。没有白日里的火热躁动,没有熙熙攘攘的车水马龙,江城的夜晚别有一番宁静清幽,添了一分江南的秀美柔情,道不尽水乡的妩媚风流。是什么时候对江城的一景一物如此上心?不记得了。梦回深处,总是掠过那令我魂牵梦萦的江城:有轻柔的风,有如水的月色,还有甘醇清冽的酒。酒香飘进风里,飘飞到月前,醉化了一层清晖,散作点点星光铺满地上的银河,一江春水载着满天星子醺然东去。

我喜欢江城这座下雨的城市,正遇雨季,风起,雨落;风停,雨歇,只见心湖掀起的层层涟漪。雨后的江城,不只是一座城……

(作者系2016级汉语言文学专业学生)

相关文章:
读取内容中,请等待...

最新导读

新闻排行

图片新闻

版权所有- 合乐888官网?湖北大学 2016 湖北大学党委宣传部 地址:合乐888官网湖北省武汉市武昌区友谊大道368号
邮政编码:430062  鄂ICP备05003305    图标鄂公网安备 42010602000204号

 


  • 微信

  • 微博