投稿

文学

谁言寸草心

作者:周沁阳  编辑:陈杰  来源:新闻中心   发布时间:2017/12/28

是夜,静静地,我蜷缩在沙发上。脸上是宁静,心中早已涌起波澜。明明有雨洗涤过的玻璃,在我眼里却渐渐模糊不清。

手上攥着的除了机票,还有来自湖大生科院药学专业的录取通知书。那是一封来自远方的鸿雁书信,看来这场不期而遇已经是命中注定。那天我不想再做个与世无争的伪君子,只是对家的思量从来没有这么缠绵缱绻过。我曾经是个任性的孩子,以为唯有不依不饶才算是对这片邂逅我十八年土地的执着。

情不知所起,一往而深。从彩云之巅到梅里江城,从秀美瑰丽到华灯璀璨。看着这些层出不穷的巍峨楼宇,我心中居然近乎有一种伤感。是啊,不是主角的人,终究还是昙花一现。

我和生科院的故事,可能又是一出在这座城市悄悄上演的舞台剧,现在仍在演出,已经将近一年半,不知道还有多久,结局可能是悲,或是喜。我参与演出的剧本里,有明经擢秀的老教授,有陌上人如玉的辅导员,有翩若惊鸿的女孩子,而我只是一个喜欢自我陶醉的庸俗角色,大多数人还是把我当成人生过客。这里有一支无形的羽毛笔在羊皮纸上不停地书写,只写着接下来要登台表演的角色,所以整部剧没有剧情走向,大家都是各自临场发挥,如果有人说了一个字,它就写下一个字,简直不能被称作剧本,每个人都不知道自己的结局,只知道自己确实在别人的记忆里留下了痕迹。

洁白的墙体,半圆形的设计,仿佛是在诠释生命的特征:表面粉妆玉砌,却有阴晴圆缺。而门前栽种着的满地青草,好像把这个半圆填完整。这一抹铺青叠翠,是无数生命在殷勤地奉献。是谁?是这里桃李不言的老师,还是求知若渴的学生?他们每个人都是一株青草,绿得发亮,茁壮得惹人怜爱,却又默默无闻。这就是生科院吧,曾经在网上看见过无数次,果然只有亲眼所见,才能如愿以偿。

终点是不言而喻的静默,起点是无端莫名的痛苦。生命科学,是自然对万事万物早已编码而成的语言。时间借给我们资本,让我们感受四季更迭,仿佛永远不会停歇。终于,有人不甘被自然愚弄,一群渺小的生命,企图凭一己之力改变游戏规则。生命的极美,在于我们如何去修饰,这一次,生科院好像给了我无穷无尽的机会。实验室的学习经历,让我感受到你自以为的茁壮,其实是荒芜的前奏;永远都嗷嗷待哺的细胞,让我理解生命之所以完整,是由于每个元素都得以喧哗。当它愈发透亮,我知道镀一层靓丽的光彩,是为了悄然重生;当我们在它身上留下伤疤,我懂得生命总是短暂,许诺也有可能是虚情假意,只是一瞬间就有可能烟消云散;当它开始枯瘪,我明白个体无法取代群体,像一个人,风一吹,心中就会有空荡荡的疼痛,时光依旧,早晚要苍老。

谁也不想把戏演成默剧,而生科院则给了我说台词的机会。稚嫩的青草开始随风摇曳。青楼斜影书,良人如初顾。在这里,我确实发现了待己如初的朋友,发现了才兼文雅的老师。陌上花开,可缓缓归矣,奈何桥头,怎迟迟不遇。这出舞台剧,恐怕早已生根发芽,静候佳人。因为一出戏,爱上一座城。我开始对这里的一切不依不饶。

原来我仍是个任性的孩子。

从此还是做一株低调的青草,把心事寄予微风。阳光温热,岁月静好,谁言寸草心。

坐标武汉,湖北大学。那天做了一场梦,梦到球根海棠在生科院门前遍地盛开,青草,也开始变得夺人眼球。

众生目光开始汇集。生旦净末,余音绕梁。这出剧名,暂定《我与大生科》。

(作者系2016级药学专业学生)

相关文章:
读取内容中,请等待...

最新导读

新闻排行

图片新闻

版权所有- 合乐888官网湖北大学 2016 湖北大学党委宣传部 地址:合乐888官网湖北省武汉市武昌区友谊大道368号
邮政编码:430062  鄂ICP备05003305    图标鄂公网安备 42010602000204号

 


  • 微信

  • 微博